您的位置
主页 > 科技前沿 » 正文

寒冬法则:企业存活率降低GP应充分考虑安全边际做好长期准备

来源:www.bjhand2hand.cn 点击:1020

2019年10月23日,我想与大家分享

2019年10月22-23日,由中国投资信息网和中国投资网共同主办、中国投资资本共同赞助的第十三届中国投资年会有限合伙人峰会在北京举行。峰会以“资本主义专业化”为主题,邀请了各种领导机构。为了通过闭门培训、讨论、峰会论坛、颁奖晚宴、特别对接会和接待室促进LP和GP的有效对接,峰会还专门策划了一个以“家族财富”为主题的论坛,邀请了50多家国内外家族事务所或家族基金管理机构共同打造新版行业地图,探索新机遇。

在本次年会的“高峰对话:人民币资金的大河”中,伊美的投资伙伴易周;华莹资本创始管理合伙人维基;德通资本创始管理合伙人田立新;元和陈坤的合伙人王吉鹏等嘉宾就人民币资金面临的现状及对策发表了看法。对话由中国母基金联盟秘书长、水木资本董事长唐曹金主持。

王吉鹏说中国不需要那么多全科医生。现在这是一个自然的淘汰过程。 一个好的基金仍然可以获得资金,如何成为一个好的全科医生,就核心投资策略、方法、人员配置和成员背景经验而言,需要比以往更加细致和专业的工作。

田立新也认为全科医生需要给LP一个好的回报。LP将在赚到钱后把钱还给GP,使我们整个风险投资生态系统成为一个真正完整的闭环。

维基说,资本企业冬天的存活率已经下降。 企业和全科医生都应该为长期运营做好准备,并充分考虑安全边际。

以下是Touzhong.com编辑的《对话巅峰:人民币资金的大河》的真实记录。

唐曹金:亲爱的投资行业的新老朋友,早上好 非常感谢您能够为我们的投资行业提供这样一个良好的平台,并在这个敏感的时刻召开本次会议。就我个人而言,我认为这非常有意义,特别是对我们而言,人民币的母公司和基金的大河。 我认为这个名字很受欢迎。大河意味着平静的湖泊、潜流甚至隐藏的岩石。 所以今天让我们来讨论一下人民币母公司基金和基金的话题。 它主要侧重于筹集资金、退出和投资的方式方法,以及科技创新委员会,每个人都已经开始讨论这个问题。 舞台上总共有五位客人。按照惯例,让我们从何先生开始,逐一?樯芪颐堑淖橹? 谢谢你

何一舟:你好,我叫何一舟,来自伊美投资 我相信你可能听说过伊美。我们公司于2008年在中国上海成立。在过去十年左右的时间里,我们投资了母公司和一些直接投资行业。 总资产规模现在不到80亿英镑,略高于70亿英镑。

维基:大家早上好。我是华蓥首都的维基 华英资本成立于2008年,是一家专注于高管团队领域的早期投资机构。事实上,我们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美元。赚了两美元后,中国恰好成了成长型企业市场和蓬勃发展的人民币市场。因此,在过去的十年里,我们更加关注人民币。 所以今天是加入人民币基金的日子 我们的投资方向从文化和数字内容的最早起点开始,随后是移动互联网热潮。现在随着渠道和人的变化,我们将朝着消费和科技的方向做更多的布局。 我们应该说,第一轮和第二轮仍然很典型,90%的项目领先。 但在一些关键领域,如数字营销、数字内容、内容分发、数字阅读,现在随着我们核心企业的上市,在企业服务和SaaS领域将会有一些整合并购,甚至控股。 我们现在的总体管理规模为60亿英镑,谢谢大家。

田立新:大家好,我叫田立新,是茶桶资本的创始合伙人 我和我的团队从2000年开始在中国投资风险投资。目前管理的资金为120亿元,主要有三个方向:大消费、大健康和高端制造业。今天,我们很荣幸在这里讨论人民币投资的话题。谢谢你。

王吉鹏:大家早上好。我是王吉鹏。我是袁和臣坤的合伙人。我们成立于2006年。我们被视为中国第一只人民币母基金的管理机构。今天,我们管理四个阶段的母基金,规模超过200亿英镑。在过去的14年里,我们拥有60家全科医生的90多只基金,并在中国不同行业投资了近1600家公司。今天,我们非常幸运地遇到了老朋友和新朋友。我们以后会有进一步的交流。

唐曹金:让我简单介绍一下我自己。我们这里有两个平台。首先是我们的中国母基金联盟(China Parent Fund Alliance),这是中国母基金行业最早的官方交流平台。 我们得到了科技部火炬中心、清华控股和中国一些领先母公司的赞助。我们现在有50个会员单位,管理的母公司资金实际规模超过亿元。我们的中国母公司基金联盟积极为母公司基金和基金服务。 我也是水木资本的创始管理合伙人。我们水木资本管理着四只早期的直接投资基金。此外,我们还管理三只母公司基金。最重要的是中国科技产业母基金,我们与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下属的中国城市基金合作推出,总规模为1000亿英镑,第一阶段为150亿英镑。我国科技产业母基金主要投资六个?较颍ㄉ钲诳萍肌⒂部蒲Ъ际酢⒒チJ健⑾焉丁⒂槔趾吞逵逃拱ù蠼】岛土罅煊?

唐劲草:接下来进入正题,这段时间其实中国投资行业的信息量从监管层,包括从行业释放出来的很多信息我觉得非常的巨大,也非常复杂。比如说上周证监会主席易会满亲自召开了创投行业座谈会,我从业17年,在我的印象当中证监会的主席、一把手召开创投座谈会很罕见,在证监会召开创投行业座谈会之前,国家发改委财金司也召开了创投行业的座谈会,原因是因为中央领导最近对创投行业做了重要的批示,所以我个人认为在近期,我觉得中央应该还会有支持创投的政策出台,这对于咱们整个创投行业来讲是一剂强心针,这个应该是非常鼓舞的。但是同时,我们也听到了很多的坏消息,首先是前段时间沸沸扬扬的,包括深创投,包括厦门创投,等等很多政府引导基金在清理子基金。也包括财政部前段时间发了一个文,这个文只是回答一个政协委员的提案,虽然只是一个回复,但在投资行业,特别是在政府引导基金这个行业也是一石激起千层浪,财政部表达的观点很明确,要上收设立政府引导基金的权限,当然目前还没有具体的规定出台。前几天我也听到了一个消息,就是着名的红杉中国,也在和有返投要求的深圳市政府引导基金在谈合作。当然昨天投中也说了,很多获奖的母基金LP其实也没钱了。 从我个人的感觉来看,我们都有一个母基金平台来帮助筹集资金,我们自己也有一个母基金。在过去10天左右的时间里,我让我的助手做统计,并召开了43次会议。其中,有30多个遇到了gps。聊天结束后,我们只能用一句歌词回复大部分基金:“我们都很好,但不合适。” 目前,整个行业仍处于相对焦虑不安的状态。

所以我想我们的第一个话题,让我们来谈谈这个行业的痛点,我想邀请四位嘉宾来谈谈目前最突出的问题是融资困难,因为我们这里有三位是母公司基金,两位是直接投资基金。 首先,请元和陈坤先生谈谈他对当前筹资困难的看法,以及是否有任何解决问题的建议。

王吉鹏:这个话题从去年一直持续到今年。 在新的资本管理条例出台后,2018年至2017年,资本管理的确下降了约40%。 我不知道早上是否分享了今年的融资和投资数据。至少2019年肯定还是比2018年大幅下降。无论是融资还是投资,这都是不争的事实。 整个行业真的感到很大压力,开玩笑说项目公司、基金和母公司坐在一起问同一个问题。谁能帮我介绍一位投资者? 这基本上是行业的逻辑。

回过头看,我们从2006年开始做元禾辰坤,过去14年的?讨校嗣癖一鸬暮酶担蛘咚祷肪骋簿思复伪浠W蛱煲苍诮玻绻蠹矣杏∠螅涫?2009年是人民币的元年,2009年、2010年、2011年是快速上升,市场资金很丰富,成立了一拨新的人民币基金,那是个人财富第一次到一级市场投资,当然那时候的基金规模没有现在这么大,但是那三年的市场资金量还是比较充裕的。2011年年底到2012年年初,可能比今天更严重,叫断崖式下跌,从沸点到冰点的下跌。一方面是二级市场的赚钱效应递减,还有当年的IPO关闸。然后2012年一直到2014年,这拨行情从2015年政府的财政资金以母基金方式投放,2016年银行资金入市。2015年到2017年这三年市场的流动性非常充裕,所以人民币进行募资、投资还是比较容易的。然后2017年资管新规以后出现了上游的闸门关掉了,所以整体上大家会觉得确实。刚才唐总讲痛点,制约我们股权投资发展比较大的问题,中国到今天来看没有太多长线的钱,过往比如说个人的高端财富量还是相对小的。我们讲真正长线的钱像险资,但是险资一方面在股权上有一定的选择标准,包括对GP的要求。 第二,由于他们自己的评估系统,他们每年都要返还一些钱,包括现金流包括财务,还包括一些指数管理。 虽然是长期的,但目前他们仍然很难投资长期基金。

过去,银行习惯于不匹配其理财产品的条款,赚的钱少时间长,导致市场相对繁荣。 现在大门已经关上,人们发现中国市场仍然缺乏长期资金,融资非常困难。 对LP来说,融资非常困难,我们支持的资金也不容易。 但是从LP的角度来看,我们的选择更容易。中国有248万只基金,但不需要那么多。今天是淘汰的自然选择。 今天每个人都会看到很多钱。我们将集中在头部。今天的好基金仍然可以得到钱,他们如何才能成为好的全科医生,或者根据你自己的核心投资策略和方法,包括你的人员配置和会员的背景经验,你需要比以前更加细致和专业。

在2012年,每个人都主要从事首次公开募股前的工作。2012年后,每个人都转向更专业的基金。 事实上,今天我们都在做特别基金,生物医药和商业服务。今天我们基本上是在做特别基金。 在今天的时间点,你是在这里做进一步的改进还是新的组合?一个好的全科医生应该考虑如何设计你的主要产品,然后让LP看到你和全科医生在其他现有市场上的区别,这会给LP留下深刻印象 这可能是我要说的全部。

田立新:感谢,我觉得王吉鹏他们的确是中国最专业的LP,他们也是我们的LP。今天主持人的话题是人民币基金的大江大河,“大江大河”这四个字意义很深远,我想?渌母鲎郑按罄颂陨场保裉煺娴牡搅舜罄颂陨车氖焙颉V鞒秩艘步补ヒ荒甓啵娜犯鞲龇矫姹浠浅6啵诱叩暮旯鄣模鞒秩艘换岫梢苑窒砀唷5谴游⒐鄣腉P角度来讲,的确感觉到大浪淘沙。首先这个行业四个环节,募、投、管、退,募资来了一个当头一棒,本来以前花时间几个月,现在可能半年甚至一年,当然很庆幸由过去的LP强大的支持,包括在场的一些LP,我们最新的一期科创板20亿基金折腾来折腾去,终于在过去的六个月前完成了,也算是赶上了一个不好不坏的时间,所以募非常难,现在要花很多的时间了。以前没有各种各样的奇怪的事情发生,但现在都发生了,这是募资。当然大环境对宏观方面的事,我觉得包括中美贸易战,中国未来的GDP到底减速会减成什么样,我觉得从我本人来讲我没有办法控制。我们能做的一件事就是大浪淘沙的过程中希望我们能生存下去,然后为中国的VC/PE接着发展做一点贡献。我们GP就是做一件事,就是拿着LP给的钱,我们能够让它产生更大的价值,给他们最好的回报,更好的DPI。 我们和我们的团队也是如此。我们必须每天对基金投资组合进行一些早期投资,利用一些特殊的机会进行投资,最后给每个人一个非常好的答案,做好投资回报率。 从发行、投资、管理和退出方面给LP一个好的回报。 最后,让我们把整个风险投资生态系统变成一个真正完整的闭环。在我们投资之后,我们会把钱还给每个人,每个人都会继续投资。 从长远来看,我们做得很好。在我们认为宏观基本面会越来越好的情况下,或者在我们不能控制许多事情的情况下,我们诚实地把握我们所做的,并且做得很好。然后我们将在大河里做我们应该做的事情。谢谢你

维基:今天的话题真的很好。我只知道这是一条大河,因为说到我们自己的华蓥资本,我们过去十年的发展确实突破了人民币投资的临界点,然后利用这种红利以相对较快的速度发展起来。

彭几刚才还说有两万多元,非常多 至少,在过去10年里,这个数字增加了10倍。 坦率地说,每个人都是全科医生,我和其他人一样感到痛苦。 刚才,田先生总是说这是一个大浪淘沙。我认为基本上是一样的,那就是大风大浪的感觉。 然而,这可能是各种因素叠加的结果。当然,由于政策和上游供应,很难筹集到资金。 事实上,对我们来说,我们的表现不仅难以筹集资金,而且还有很多,如难以登记、归档和筹集资金。退出时,资本市场也很难分阶段撤出机构投资者,甚至包括一些行业本身。例如,互联网的红利已经饱和了许多电信领域的竞争,每个人都会关注电信领域的发展方向 事实上,在这样的转变过程中也很困难。

那么在这样大风大浪的过程中,全科医生需要具备什么样的能力来保证大风大浪过程中的安全,不出航航行,继续航行直到胜利结束 我认为在每个团队自我反省的过程中

当然,首先要做的是解决筹集资金的问题,也就是唐宗刚刚解决的问题。 因为华英的投资者,我们从五六年前开始就是纯粹的机构投资者。 当然,在这个过程中,有些机构的持续出资能力会有问题,但对我们来说,我们认为首先是随着市场的变化,寻找更多具有出资能力的长期资本,在战略方向上与我们更加协调,我们会非常重视。 两天前,我还看到消息说,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将寻求社会保障和保险,使他们能够在股票上进行更多投资。 华英确实从保险基金里拿到了钱。在此过程中,我们将寻找一些更符合战略和股权投资的长期投资。 当然,最重要的是做好工作。对我们来说,从以前的机构投资者到现在发行的新一期机构投资者,我们可能有大约50%的转换率。 其中,尽管有些组织在持续供资方面存在问题,但转换率仍然很高。 因此,让我们也确保我们做了我们想做的,然后让LP识别更多,每个人都可以持续很长时间。

我想我们最近学到了一些特别的东西,我想和你们分享一下。

首先,最近业内有很多消息,这也使得所有的全科医生,无论是人民币还是美元,都更多地思考和关注企业的内在价值,即它自己对社会的商业价值在哪里,它有多大,以及他自己的商业模式能够产生多少运营收入和现金流,而不仅仅是它的交易价值,即二级股票的价值和对一级市场的融资价值。 最近,有许多事件让我们更多地思考企业本身的内在价值。我认为这是我们应该坚持的。

第二,应该有足够的安全边际 因为事实上,在一个向下的经济周期中,如果资本从上游减少,政府采购投资在我们这个水平上也会减少。 我看到的数据是,到2018年第一季度,中国和美国应该有相同的投资规模,是世界上最大的两个国家。 到目前为止,中国只有美国的三分之一。中国在这方面的政府采购投资大幅减少,上游筹集的资金也大幅减少。这已经是一个结果了。 投入的资金数额减少了很多,包括美元和人民币,这意味着企业能得到的钱很少,也意味着企业的实际存活率会更低。 因此,无论是企业还是全科医生,都要做好长期作战准备,充分考虑稳定的作战方式和相对较大的安全裕度。

第三,因为彭几的袁陈盒坤也是我们的长期投资者,华莹从一开始就是一只专业基金。我们从一开始就确定了方向,一定会与时俱进。 整整十年已经过去了很长时间,但我们一直在思考我们关注的是什么以及我们的核心能力在哪里,尤其是目前正在考虑这个问题。 因为你的核心能力圈不是你想建立的 投资中最重要的是我们投资于人。事实上,我们自己的团队是最重要的,我们的能力是最重要的。 因此,我们也有一个提高认知、培养能力和积累经验的过程。 例如,在座的许多人可能认识华英,并认为自己在文化和内容方面投入了大量资金。事实上,在头五年里,我们可能已经在这方面投资了三分之二。 然而,在接下来的五年里,我们的许多团队建设,包括更多的人员经验,都花在了消费领域和科技方向的投资上。 此时,也许我们的第一批投资公司已经成为行业领导者和上市公司,我们可以和他们一起做上下游布局和更深入的研究和投资。 我认为这是关键。企业和投资机构都必须划定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圈,找到自己的界限,然后建立自己的壁垒。

第四,我们应该对任何困难都有信心。我认为这个信念现在尤其重要。可能有一些非常有能力的孩子在头两年出来做全科医生,但有些人在过去两年遇到困难时开始不做全科医生。 事实上,我个人对全科医生有很多机会,包括我们的团队。既然每个人都在做这项工作,我们必须把它做好。我们仍然有上升的空 因此,保持狼的本性和学习能力是永恒的,前进是生存的唯一途径。

贺一舟:今年第二季度,与去年同期相比,募集资金数量下降了32%左右,但募集资金总量增加了12% 原因是什么?头基金融资相对容易,即所谓的“28效应”或“19效应”,也就是说,中国前10大风险投资/私募股权基金占融资总额的44%,所以很多融资都集中在头上。

从我们今年的运作来看,我发现了三个现象:第一,刚才提到的包括总部基金在内的政府采购会对融资产生一定的压力,这是大家都可以看到的;其次,二手股票越来越多,这些二手股票是好的二手股票,因为其他LP产生大量后续投资的能力已经影响了GP自身的运营。第三,包括我们支持的一些全科医生,当他为其他基金(包括注册基金和其他后续基金)再融资时,将会遇到长期问题 所以这些现象很普遍

对我们来说,一方面,我们可以看到可以投资的基金的确有很多选择,但另一方面,我们也希望这些基金能够健康发展。 因此,我们或多或少地看到了许多因素,包括新的资本监管,包括前几年投入市场的大量资本,但这可能不是最有效的操作。

但是从LP和GP的来源来看,我会自己做一些补充。 近年来,我们增加了许多普通合伙人,如果我们看看这些数据,事实上有许多分裂,许多基金是小基金。 因此,中国市场是分散的,变化很快。 在这种情况下,低压是不断选择的,所以整体融资效率特别高。

从LP的角度来看,我们都知道许多LP的资金来源实际上掌握在政府手中。 我们很幸运,因为我们起步更早,上海市政府更加开放。 然而,许多地方政府仍处于市场化进程中,具有较强的地方属性、较强的产业属性和较强的投资促进需求。 还有一件事,曾经当过美元基金的朋友会发现,在国际市场上有许多第三方机构拥有丰富的市场信息。虽然他们集资,但他们大大提高了市场融资的效率。一方面,中国也没有很好地发展。

总之,各种市场原因导致信息不顺畅,基金的投资者和普通合伙人对基金的使用和产生的回报有不同的期望。 因此,在当前紧张的市场形势下,人们可能会越来越关注自己的需求,因此也会有一些相对较大的摩擦。 但我认为总会有一个周期慢慢过去。

唐曹金:在中国的整个投资行业,目前筹集资金的困难确实是一个非常困难的现实。现在筹资主要集中在母公司基金上,但是对于母公司基金行业来说,目前的困难也很大。 首先,对纸张资源的新规定切断了整个中国母基金行业的资金来源,尤其是政府主导的基金行业。当然,背后有“更多的水流”,但这把刀确实切断了母公司的一些资金来源。

我也可以在这里告诉你,在新的资本管理条例中,你不能对风险资本豁免的细节期望过高。 因为我听说新资本监管条例中的风险投资豁免规定已经上报国务院,但主要条款可能是一些在新资本监管条例颁布前已经签订合同和协议的投资仍然有效,新资金来源的相关条款应该缺失或很少。

所以,从中国母基金行业的现状看,第一个,我觉得募资非常难,特别是政府类,现在基本上只能靠财政或者说靠国企来出资,这个源头的水是比较少的。第二个,中国母基金行业民营的市场化母基金基本上消失了。我曾经提到,当你做得好的时候聚光灯打得很亮,大家都能看到你,当你消失的时候真的是悄无声息的,主要体现在财富端的母基金,现在财富端的母基金募集是非常非常难的。中国四、五家领先的财富端的母基金,现在应该说是举步维艰,这确实也是事实。

我觉得解决问题最重要的办法还是要解决长期资金的入市,而且咱们一定要打开,你说不能全打开,你至少要打开一大半。这样整个行业才有可能恢复到咱们2015年、2016年、2017年的活力,所以我想咱们募资难的话题就讲到这儿。

接下来咱们讲第二个话题,也是大家比较关心的。请四位大佬讲一讲,目前你们做母基金的投资,你们会有哪些重点关注的,或者说你们比较愿意投的。

王吉鹏:因为元禾辰坤从2006年开始做母基金,核心的定位还是投偏VC跟成长基金。我们今年有一个定位,发掘扶持陪伴中国优秀的股权投资团队。我们2006年进1dao这个行业,因为偏VC跟成长的投资其实更多的是投一些新兴的技术、新兴模式和行业。

我们2006年入行,当时做的是1.0时代,差不多是最早那批IDG甚至往后那拨,那拨人是随着资本一起成长的。到今天,他们还是市场上最有能力的、最掌握资源的一批GP。到2013年和2014年是2.0时代,从头部分出来一批VC,像源码,今天来看他们投了很多的公司。他们伴随着中国投的资产不断成长,在今天的市场上也是能找到一定差异化定位的。他们是跟着资产的成长一起成长的。

到今天我们到底要找哪一类3.0时代的VC呢?这一代人可能会跟产业结合得更紧密。我们最近看很多从产业出来的人,包括一些很细分的偏新兴行业的产业。包括过去两年非常多的产业公司自己在做所谓的CVC的公司,未来的VC大部分不是这种,而是一些有产业背景,在某些领域特别专注的VC,他们在新的领域上能比别人更早发现机会,能做提前的布局。

从这个角度来讲,元禾也在迭代我们的选择标准。行业在不断的成长,我们认为在行业发展的早期,投天使到A轮是非常有机会能投到大的独角兽的。但是行业成长到中间阶段,可能A轮的企业很多,那时候在B轮用市场淘汰法筛掉一些,所以B轮的性价比最高。但是,当一个行业进入到成熟期,只有行业的前三名才能赚到钱的。而且以今天的环境来看,行业的头部企业的溢价价值比以往更高。

GP是伴随着一个行业成长,要选择这个行业最好的阶段。所以我们有一个观点,如果你定了行业就不要定阶段,如果不定行业可以定阶段。因为今天看到很多的GP,当然也有LP的要求,在行业和阶段上必须双定,这从长周期的发展来讲有一定的危险性。我们在考虑会再配一些小综合基金,可能这里面会有一些组合抵抗行业的风险。我们也会在一些新兴领域上配一些基金。

田立新:从GP角度来讲,我们只能做到更专业,然后更专注,更加的专心。我们GP其实就是找到好项目,最终让利益最大化,给大家挣钱。如果这个做得不到位,我们就会被抛弃。所以这个现状就是这样的,也是这么现实。

当然这也是我们的使命,我们能够做的就是更专业、更专注、更专心。具体到刚才主持人问的,我们对LP的诉求,其实首先我们非常感谢所有的LP和过去的LP,因为做LP不容易,他们的压力更大。我们做的就是能够更好地跟现有的GP和潜在的GP更好地沟通,然后大家能够把这个行业的机会抓住,最后一个目的就是给大家更好的DPI和IRR。谢谢。

季薇:从GP的角度讲两个问题,第一个是方向,在to C上目前大家可能有共识,因为红利不在或者竞争非常激烈,所以to C上出大公司的机会不大。但是在很多的细分领域,比如社交、电商领域是不是已经完全的竞争饱和了?我觉得还是有很多的变量,所以我们特别会关注一些针对细分人群、针对品类、品牌,新的变量发生过程当中的一些创业机会和投资机会。

简单的例子,比如大家可能都比较关注新时代下沉人群、出海,我们最近也在研究银发人群,因为中国老龄化是一个趋势。但是现在从供给的角度来说,我们能够为老年人提供的好的产品和服务是少之又少的。所以从供给的匹配来说,我们认为这类企业有比较大的机会, B端,我们更加看好从互联网向移动互联网端大规模快速蔓延的红利机会,这也是大家所看好的。具体来说,包括数据、数据的安全、数据的保存,包括5G和物联网,以及数字内容领域,以及工业互联网、物联监测领域,包括IT升级方面,我们会在看好方向上进行研究和布局。

至于说GP对LP的要求,我觉得首先看LP对我们的要求是什么,我自己的感受LP这一两年来第一非常关注现金流。当然对于我们来说,人民币基金是比较注重现金流的,但是有时要看一下短期的利益跟中长期利益的平衡,这个我们会跟LP去商量。第二,确实拿的钱里面,国资占比越来越高,这个过程当中的合规管理方面,对我们来说是一个正向的提升。投资在机构化过程中对自己的要求,包括信息化管理方面的提升,是一个好事。

总而言之,大家说投资是有年份的,有的时候年份好,有的时候年份不好。我们希望是一个好的品牌,有的时候好一点,有的时候差一点,差一点的还能有80分、90分,我们希望投资机构从长的时间段来说是有生命力的,是持续进步的。

何忆洲:从熠美投资的角度来讲,我们关注的更多是中小型偏早期的基金,原因是我们喜欢支持有经验、有专业能力、有行业基础的,同时也有行业投资能力的团队。

这些中小型基金能够更多聚焦核心目标,不是以管理费为主。他们的目标可能和我们更加一致。我相信对于我们的LP来讲,这个定位也是相对比较合适的。因为中早期的基金比较小,他们无法直接做尽调,这也是我们自己团队的一个价值体现,因为经常在市场里面要把脉很多的中小型团队,也是非常花时间的一件事。

唐劲草:最后,我个人建议,资本寒冬大家都不容易,只有抱团取暖,只有大家团结起来,才有可能会更好渡过,谢谢大家。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收藏举报投诉

2019年10月22-23日,由投中信息、投中网联合主办,投中资本协办的“第13届中国投资年会有限合伙人峰会”在北京隆重召开,本次峰会以“资本专业主义”为主题,邀请各大头部机构,以闭门培训、研讨座谈、峰会论坛、颁奖晚宴、对接专场、会客室等多种形式促进LP与GP的实效对接,峰会还特别策划以“家族财富”为主题的论坛,盛邀50+国内外家族办公室或家族基金管理机构,一起共筑行业新版图,探索新机遇。

在本届年会上的“巅峰对话:人民币基金大江大河”中,熠美投资合伙人何忆洲;华映资本创始管理合伙人季薇;德同资本创始主管合伙人田立新;元禾辰坤合伙人王吉鹏等嘉宾就人民币基金当前面临的形势和应对之策发表了看法,本场对话由中国母基金联盟秘书长、水木资本董事长唐劲草担任主持。

王吉鹏表示,中国其实不需要那么多的GP现在经历的是自然淘汰过程。好的基金还是能融到钱,而如何成为好的GP,还要在核心投资策略、方法论、人员的配置、成员的背景经历等方面,比以往做得更细致、更专业才可以。

田立新也认为,GP需要给LP做到好的回报,LP赚到钱再把钱回流给GP,让我们整个创投生态系统成为一个真正的完整的闭环。

季薇表示,资本寒冬企业的存活率降低。无论是企业还是GP,要有长期作战的准备,充分考虑安全边际。

以下为“巅峰对话:人民币基金大江大河”实录,由投中网整理。

唐劲草:尊敬的各位投资行业的新老朋友,大家上午好。非常感谢投中能够提供这么好的平台,而且也是在咱们投资行业比较敏感的时期召开这个大会,我个人觉得非常有意义,特别是我们这一环节,人民币的母基金跟基金大江大河。我觉得投中的名字取得也非常好,大江大河意味着既有平静的湖面,也有暗流,甚至也有暗礁。所以咱们今天就人民币的母基金还有基金的话题展开讨论。主要还是集中在募资、退出、投资的方式方法,以及科创板方面,大家展开讨流。台上总共是五位嘉宾,按照惯例咱们还是从何总开始,先逐一介绍一下自己的机构。谢谢。

何忆洲:各位朋友好,我叫何忆洲,来自熠美投资。我相信可能各位在座的听到过熠美,我们公司在中国上海,成立于2008年,在过去的十几年之内从事了母基金行业的投资,也做一些直投行业的投资。总共现在的资产规模是在不到80亿,70亿多一点。

季薇:各位早上好,我是华映资本的季薇。华映资本是2008年成立了,专注在TMT领域的早期投资机构,事实上我们最早做的是美元,做了两期美元之后,后来中国正好是创业板以及人民币市场的兴旺发起,所以近十年来我们还是聚焦在人民币上面比较多。所以今天是参加人民币基金的环节。我们的投资方向从最早的文化和数字内容起点出发,后来是一拨移动互联网的热潮,到现在随着渠道跟人群的变化,我们会更多的在朝消费和科技方向做更多的布局。我们应该说还是典型的以A轮、B轮为主,90%的项目是领投的。但是在一些重点领域,比如说数字营销、数字内容、内容分发、数字阅读,以及现在随着我们核心企业的上市,在企业服务和SaaS领域里会做一些整合并购,甚至控股。我们现在整体的管理规模是60亿,谢谢大家。

田立新:大家好,我叫田立新,是德同资本的创始合伙人。我和我的团队从2000年开始在中国做VC/PE的投资,目前管理的基金规模是120亿,主投三大方向,大消费、大健康、高端制造,今天很荣幸跟大家在这里探讨人民币投资的话题,谢谢。

王吉鹏:大家上午好,我是王吉鹏,我是元禾辰坤的合伙人,我们是2006年成立的,算是中国第一家人民币母基金的管理机构,到今天我们管了四期母基金,超过200亿的规模,过去14年我们超过了60个GP的90多支基金,在全中国不同的行业投了接近1600家公司,今天很有幸见到老朋友和新朋友,待会儿做进一步的交流。

唐劲草:我简单介绍一下我自己,我们这边有两个平台,第一个是我们中国母基金联盟,是中国最早设立的中国母基金行业官方的交流平台。我们是由科技部火炬中心、清华控股,还有中国一些领先的母基金发起的,我们现在有50家成员单位,实际管理的母基金规模超过了亿元人民币,我们中国母基金联盟在积极的为母基金还有基金做服务。我同时也是水木资本的创始管理合伙人,我们水木资本管了四期的早期的直投基金,另外我们也管了三支母基金,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我们跟国家发改委旗下的中城基金一起合作发起的中国科创产业母基金,总规模1000亿,首期150亿,我们中国科创产业母基金主要投六个方向,包括深科技、硬科技、互联网模式类、消费升级、文娱体教,也包括大健康,六大领域。

唐劲草:接下来进入正题,这段时间其实中国投资行业的信息量从监管层,包括从行业释放出来的很多信息我觉得非常的巨大,也非常复杂。比如说上周证监会主席易会满亲自召开了创投行业座谈会,我从业17年,在我的印象当中证监会的主席、一把手召开创投座谈会很罕见,在证监会召开创投行业座谈会之前,国家发改委财金司也召开了创投行业的座谈会,原因是因为中央领导最近对创投行业做了重要的批示,所以我个人认为在近期,我觉得中央应该还会有支持创投的政策出台,这对于咱们整个创投行业来讲是一剂强心针,这个应该是非常鼓舞的。但是同时,我们也听到了很多的坏消息,首先是前段时间沸沸扬扬的,包括深创投,包括厦门创投,等等很多政府引导基金在清理子基金。也包括财政部前段时间发了一个文,这个文只是回答一个政协委员的提案,虽然只是一个回复,但在投资行业,特别是在政府引导基金这个行业也是一石激起千层浪,财政部表达的观点很明确,要上收设立政府引导基金的权限,当然目前还没有具体的规定出台。前几天我也听到了一个消息,就是着名的红杉中国,也在和有返投要求的深圳市政府引导基金在谈合作。当然昨天投中也说了,很多获奖的母基金LP其实也没钱了。从我个人的感受来讲,有我们既有母基金的平台帮着基金去募资,且我们自己也有母基金,在过去的大概10天里,我让我的助理也统计了一下,开了43个会,其中有30多个就是跟GP们见面,聊完之后也只能用一句歌词来回复大部分的基金,就是“我们都很好,但是不合适”。现在整个行业还是属于相对焦虑、相对不安的状态当中。

所以我想我们第一个议题,咱们还是讲这个行业的痛点,想请四位嘉宾讲讲目前最突出的问题就是募资难,因为咱们在座的有三位是母基金,两位是直投基金的。先请元禾辰坤的王总谈谈对目前募资难的看法,以及有没有一些可能解决问题的建议。

王吉鹏:这个话题从去年到今年一直延续下来。资管新规以后,确实从2018年比2017年下降了大概40%。不知道上午有没有分享到今年融资和投资的数据,至少2019年相比2018年肯定还是有比较大的下降,不管是融资还是投资,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整个行业确实是感觉到压力都比较大,开玩笑说项目公司、基金、母基金坐在一起在问同一个问题,谁能帮我介绍一个投资人。基本上是这样的行业逻辑。

回过头看,我们从2006年开始做元禾辰坤,过去14年的过程中,人民币基金的好跟坏,或者说环境也经历了几次变化。昨天也在讲,如果大家有印象,其实2009年是人民币的元年,2009年、2010年、2011年是快速上升,市场资金很丰富,成立了一拨新的人民币基金,那是个人财富第一次到一级市场投资,当然那时候的基金规模没有现在这么大,但是那三年的市场资金量还是比较充裕的。2011年年底到2012年年初,可能比今天更严重,叫断崖式下跌,从沸点到冰点的下跌。一方面是二级市场的赚钱效应递减,还有当年的IPO关闸。然后2012年一直到2014年,这拨行情从2015年政府的财政资金以母基金方式投放,2016年银行资金入市。2015年到2017年这三年市场的流动性非常充裕,所以人民币进行募资、投资还是比较容易的。然后2017年资管新规以后出现了上游的闸门关掉了,所以整体上大家会觉得确实。刚才唐总讲痛点,制约我们股权投资发展比较大的问题,中国到今天来看没有太多长线的钱,过往比如说个人的高端财富量还是相对小的。我们讲真正长线的钱像险资,但是险资一方面在股权上有一定的选择标准,包括对GP的要求。第二,因为他们自己的考核体系,所以他们的钱每年要有一些回馈的,包括现金流包括财务,包括有一些指标管理。虽然是长钱,但是目前来看让他们投很长期的基金还是有一定的难度。

过去是银行通过理财产品的期限错配,使得短钱长做,造成了市场比较丰裕。现在闸门关掉了,发现中国市场还是缺少长期的钱,融资很难。对于LP来讲,融资很难,我们支持的基金也不容易。但是回过头来从LP的角度我们的选择更容易,中国有248万家基金,其实不需要那么多,今天是自然淘汰的选择。大家会看到今天很多的资金,我们讲向头部聚集,今天好的基金还是能融到钱,怎么能成为好的GP,还是在你自己的核心投资策略上、你的方法论上,包括你的人员的配置、成员的背景经历,要求你比以往做得更细致、更专业才可以。

2012年那拨,大家做Pre-IPO为主,2012年以后大家向更专业的基金在转。其实今天都是做专项基金,做生物医药、做to B的企业服务,今天出来基本上都是专项基金。在今天的时点上,你是不是在这里面做更进一步细化或者更新的组合,好的GP应该去考虑怎么设计好你的主要产品,然后让LP看到你跟其他现有市场上GP的不同点,这才是能真正打动LP的。我大概就讲这些。

田立新:感谢,我觉得王吉鹏他们的确是中国最专业的LP,他们也是我们的LP。今天主持人的话题是人民币基金的大江大河,“大江大河”这四个字意义很深远,我想配四个字,“大浪淘沙”,今天真的到了大浪淘沙的时候。主持人也讲过去一年多,的确各个方面变化非常多,从政策的宏观的,主持人一会儿可以分享更多。但是从微观的GP角度来讲,的确感觉到大浪淘沙。首先这个行业四个环节,募、投、管、退,募资来了一个当头一棒,本来以前花时间几个月,现在可能半年甚至一年,当然很庆幸由过去的LP强大的支持,包括在场的一些LP,我们最新的一期科创板20亿基金折腾来折腾去,终于在过去的六个月前完成了,也算是赶上了一个不好不坏的时间,所以募非常难,现在要花很多的时间了。以前没有各种各样的奇怪的事情发生,但现在都发生了,这是募资。当然大环境对宏观方面的事,我觉得包括中美贸易战,中国未来的GDP到底减速会减成什么样,我觉得从我本人来讲我没有办法控制。我们能做的一件事就是大浪淘沙的过程中希望我们能生存下去,然后为中国的VC/PE接着发展做一点贡献。我们GP就是做一件事,就是拿着LP给的钱,我们能够让它产生更大的价值,给他们最好的回报,更好的DPI。我们和我们的团队也是这样的,天天要在基金投资组合如何能够做一些早期的投资,用一些特殊机会的投资,然后最终给大家非常好的答卷,把IIR做得好。从募、投、管、退这几方面,给LP做到好的回报。最后让我们整个创投生态系统成为一个真正的完整的闭环,我们投好了,把钱还给大家,大家接着里投。我们把长线做好了,在宏观的基本面我们觉得会越来越好的情况下,或者说我们并不能够控制很多事的情况下,我们老老实实把握自己做的事,好好做好,然后在大江大河里做好我们自己该做的事情,谢谢。

季薇:今天这个题目确实起的非常好,我刚刚知道的时候是大江大河,因为说到我们自己华映资本的身上,我们这十年的发展确实是随着人民币投资,突破了它的破局点,然后在一个比较快的轨道上发展,利用这样的红利发展起来的。

刚刚吉鹏也说了人民币现在有两万多家,非常多。最起码过去十年涨了10倍。坦率来说,大家都是GP,我跟大家的痛感是一样的。刚刚田总说现在是大浪淘沙,我觉得基本上也差不多,就是大风大浪的感觉。但是这可能是一个各种因素叠加的结果,当然因为政策的关系、因为上游供应的关系,募资难。其实对我们来说,我们的体现不单是募资难,还有很多,比如说注册难、备案也难、募资也难,退出的时候资本市场对于机构投资人的分阶段的退出也难,甚至包括行业本身的一些,比如说互联网的红利使得我们在to C领域上很多的竞争趋于饱和,大家都会看to B的方向。其实在这么一个转型的过程中也是难的。

所以在这样的大风大浪过程中,作为一家GP究竟需要拥有怎样的能力,才能在大风大浪的航行当中保证安全,不帆船,能够持续的航行下去,到胜利的终点。我觉得每个团队都自我反思的过程中。

当然首先要解决募资的问题,就是唐总刚刚的问题。因为华映的投资人,我们从五六年前开始就是纯机构的投资人。当然在这个过程中,会有一些机构有持续的出资能力的问题,但对于我们来说我们觉得第一个是随着市场的变化去找更多有出资能力以及战略方向上跟我们更协调一致的长线的资金,我们会非常非常看重。前两天我也看到了一则消息,是说证监会会找社保和保险,让他们更多的投向股权领域。华映确实也拿到了保险资金的钱,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会去寻找一些长期跟战略匹配上面、跟股权投资更契合的长线的投资。当然最本质的还是自己要做好,对于我们来说,我们可能以往的机构投资人到现在新一期募集的机构投资,我们发掘可能有50%左右的转化率。当中抛开一些持续出资有问题的机构,其实这个转化率还是非常多的。所以也让我们要确定我们自己要做好哪些事情,然后让LP更多的会认同,以及大家能够长期的走下去。

我觉得有几点是我们最近特别感悟的地方,想跟大家分享一下。

第一,最近行业有很多的消息,也让所有的GP,不管是人民币为主还是美元为主的,会更加反思注重企业的内在价值,就是他本身对于社会的商业价值在哪里,他有多大,以及他自己的商业模式能产生多少的经营性收入和现金流,而不仅仅是它的交易价值,交易价值是对于二级股票的价值,对一级市场是融资的价值。最近有很多的事件让大家更多的反思注重企业的内在价值的本身,我觉得这是我们应该去坚持的。

第二,要有足够大的安全边际。因为其实在一个经济下行的周期里,如果从上游来看资金减少,到我们这个层次就是GP投入减少。我看到的数据是中国和美国到2018年的一季度的时候,应该是投资规模持平的,是全世界最大的两大投资规模的国家。到现在中国只有美国的三分之一,中国在这个方向上GP投出去的钱减少的很厉害,上游募的钱也会减少的很厉害,这已经是一个结果了。投出去的钱减少了很多,包括美元和人民币,代表企业能拿到的钱也很少,代表着企业真正的成活率会小一些。所以不管对于企业还是对于我们GP,要有一个长期作战的准备,对于稳健的作战方式、比较大的安全边际,要有充分的考虑。

第三,因为吉鹏的元禾辰坤也是我们长期的投资人,华映一开始就是做专业性基金,我们一开始就定一个方向,当然也会与时俱进。在整个十年的过程里比较长,但是我们一直在反思,我们自己专注的是什么、我们的核心能力圈在哪里,在当下尤其要考虑这个问题。因为你的核心能力圈并不是你想转就转、你想建就能建起来的。投资最关键的,我们投的是人,其实我们自己的团队是最重要的、我们的能力是最重要的。所以我们自己内部也有一个能力的认知的提升、能力的培养、经验的积累的过程。比如很多在座的各位可能认识华映,觉得你们的文化、内容领域投的很多,确实是,我们可能是前五年在这个方向上有三分之二的投入。但是接下来从前五年开始我们很多的团队的建设,包括人员上的更多经验是花在了对于消费领域、对于科技方向上面的投资。到现在这个时间点,可能我们第一批投资的公司已经脱颖而出,成为行业的龙头、成为上市公司,我们已经可以跟他们一起去做上下游的布局,更多的去进行更深度的学习和投资。我觉得这一点是整个,不管是企业还是投资机构本身圈定自己的核心能力圈,找到自己的边界,然后建立自己的壁垒,这是非常重要的。

第四,任何困难的时候我们还是要有信心,我觉得如今这个信念是特别特别重要的,可能有些很能干的小朋友,他们前两年出来做GP,但是这两年碰到困难,有些人就开始不做GP了。其实我个人对于GP这个事,包括我们的团队,大家既然是做这个事,一定要把这个事做好,还是有很多的机会,我们还是有上升的空间的。所以保持狼性和学习能力是永恒的,前进也是生存的唯一方式。

何忆洲:今年第二季度从融资的基金个数比去年同期下降了32%左右,但是融资总金额上升了12%。原因是什么呢?头部基金融资相对比较容易,就是所谓“二八效应”或者“一九效应”,也就是说中国的十大VC/PE基金占总融资额的44%,所以说很多的融资是集中在头部的。

从我们今年运作的情况来看,我发现有三个现象:第一,就是刚刚所说的包括头部基金在内的GP,都会产生一些融资上的压力,大家都能看到;第二,二手份额越来越多了,而且这些二手份额是好的二手份额,原因是其他的LP产生不少后续投资的能力,所以影响到了GP本身的运作;第三,包括我们自己支持的一些GP,他再融其他的资金的时候都会遇到时间长的问题,包括注册也比较难,包括其他跟进的资金都比较难。所以说这些现象普遍存在。

对我们来讲,一方面我们看到可以投的基金的确是选择多了,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讲,我们也希望这些基金能够健康发展。造成这样的情况,大家多多少少也看到了很多因素,包括资管新规,包括前几年大量的资金的投入到市场中,但是可能是没有最有效的运作。

但是从LP的源头和GP的角度来看,我自己做一些补充。我们最近几年增加了好多好多GP,而且如果把这个数据掰开看的话,其实里面有很多是裂变,有很多的基金是小基金。所以中国的市场比较碎、变化又非常快的。在这个情况下,LP在不断选择中,所以整个融资的效率特别高。

从LP的角度来讲,大家知道很多LP的资金源头其实都是掌握在政府手里面。我们是比较幸运的,因为我们开始比较早,而且上海市政府还是比较开明的。但是很多的地方政府的市场化还是在进行过程中,有比较强的地方属性、有比较强的产业属性,也有很强的招商方面的要求。还有一点,大家做过美元基金的朋友会发现国际市场会有很多市场信息丰富的第三方机构,虽然他们会收钱,但是他们的确大大增加了市场融资的效率,这一方面中国也没有很好的发展起来。

总之,各种各样的市场原因造成了信息不通畅,资金的出资方和GP方,双方对资金的用途和产生的回报预期目标有不完全一致的情况。所以在目前整个市场比较趋紧的情况下,可能大家对自己的诉求看得越来越重,所以也会产生一些比较大的摩擦在里面。但是我觉得总是有一个周期性的,会慢慢过去。

唐劲草:目前募资难确实是摆在咱们整个中国投资行业的一个非常困难的现实, 基金募资现在主要聚焦在母基金,但是对母基金行业而言,现在的困难也是非常大的。首先,一纸资管新规让整个中国母基金行业,尤其是政府引导基金这个行业的资金来源抽刀断水,当然后面还有“水更流”,但这一刀确实已经断掉了一部分的母基金资金来源。

在这里我也可以向大家透露,资管新规里对于创投豁免的细则大家也不能抱太高期望。因为我听说新的资管新规对创投的豁免细则已经上报到国务院,但里面的主要条款可能是针对于资管新规颁布前已经签署合同、签署协议的一些投资还继续有效,新的资金来源的相关条款应该是没有、或者是很少的。

所以,从中国母基金行业的现状看,第一个,我觉得募资非常难,特别是政府类,现在基本上只能靠财政或者说靠国企来出资,这个源头的水是比较少的。第二个,中国母基金行业民营的市场化母基金基本上消失了。我曾经提到,当你做得好的时候聚光灯打得很亮,大家都能看到你,当你消失的时候真的是悄无声息的,主要体现在财富端的母基金,现在财富端的母基金募集是非常非常难的。中国四、五家领先的财富端的母基金,现在应该说是举步维艰,这确实也是事实。

我觉得解决问题最重要的办法还是要解决长期资金的入市,而且咱们一定要打开,你说不能全打开,你至少要打开一大半。这样整个行业才有可能恢复到咱们2015年、2016年、2017年的活力,所以我想咱们募资难的话题就讲到这儿。

接下来咱们讲第二个话题,也是大家比较关心的。请四位大佬讲一讲,目前你们做母基金的投资,你们会有哪些重点关注的,或者说你们比较愿意投的。

王吉鹏:因为元禾辰坤从2006年开始做母基金,核心的定位还是投偏VC跟成长基金。我们今年有一个定位,发掘扶持陪伴中国优秀的股权投资团队。我们2006年进1dao这个行业,因为偏VC跟成长的投资其实更多的是投一些新兴的技术、新兴模式和行业。

我们2006年入行,当时做的是1.0时代,差不多是最早那批IDG甚至往后那拨,那拨人是随着资本一起成长的。到今天,他们还是市场上最有能力的、最掌握资源的一批GP。到2013年和2014年是2.0时代,从头部分出来一批VC,像源码,今天来看他们投了很多的公司。他们伴随着中国投的资产不断成长,在今天的市场上也是能找到一定差异化定位的。他们是跟着资产的成长一起成长的。

到今天我们到底要找哪一类3.0时代的VC呢?这一代人可能会跟产业结合得更紧密。我们最近看很多从产业出来的人,包括一些很细分的偏新兴行业的产业。包括过去两年非常多的产业公司自己在做所谓的CVC的公司,未来的VC大部分不是这种,而是一些有产业背景,在某些领域特别专注的VC,他们在新的领域上能比别人更早发现机会,能做提前的布局。

从这个角度来讲,元禾也在迭代我们的选择标准。行业在不断的成长,我们认为在行业发展的早期,投天使到A轮是非常有机会能投到大的独角兽的。但是行业成长到中间阶段,可能A轮的企业很多,那时候在B轮用市场淘汰法筛掉一些,所以B轮的性价比最高。但是,当一个行业进入到成熟期,只有行业的前三名才能赚到钱的。而且以今天的环境来看,行业的头部企业的溢价价值比以往更高。

GP是伴随着一个行业成长,要选择这个行业最好的阶段。所以我们有一个观点,如果你定了行业就不要定阶段,如果不定行业可以定阶段。因为今天看到很多的GP,当然也有LP的要求,在行业和阶段上必须双定,这从长周期的发展来讲有一定的危险性。我们在考虑会再配一些小综合基金,可能这里面会有一些组合抵抗行业的风险。我们也会在一些新兴领域上配一些基金。

田立新:从GP角度来讲,我们只能做到更专业,然后更专注,更加的专心。我们GP其实就是找到好项目,最终让利益最大化,给大家挣钱。如果这个做得不到位,我们就会被抛弃。所以这个现状就是这样的,也是这么现实。

当然这也是我们的使命,我们能够做的就是更专业、更专注、更专心。具体到刚才主持人问的,我们对LP的诉求,其实首先我们非常感谢所有的LP和过去的LP,因为做LP不容易,他们的压力更大。我们做的就是能够更好地跟现有的GP和潜在的GP更好地沟通,然后大家能够把这个行业的机会抓住,最后一个目的就是给大家更好的DPI和IRR。谢谢。

季薇:从GP的角度讲两个问题,第一个是方向,在to C上目前大家可能有共识,因为红利不在或者竞争非常激烈,所以to C上出大公司的机会不大。但是在很多的细分领域,比如社交、电商领域是不是已经完全的竞争饱和了?我觉得还是有很多的变量,所以我们特别会关注一些针对细分人群、针对品类、品牌,新的变量发生过程当中的一些创业机会和投资机会。

简单的例子,比如大家可能都比较关注新时代下沉人群、出海,我们最近也在研究银发人群,因为中国老龄化是一个趋势。但是现在从供给的角度来说,我们能够为老年人提供的好的产品和服务是少之又少的。所以从供给的匹配来说,我们认为这类企业有比较大的机会, B端,我们更加看好从互联网向移动互联网端大规模快速蔓延的红利机会,这也是大家所看好的。具体来说,包括数据、数据的安全、数据的保存,包括5G和物联网,以及数字内容领域,以及工业互联网、物联监测领域,包括IT升级方面,我们会在看好方向上进行研究和布局。

至于说GP对LP的要求,我觉得首先看LP对我们的要求是什么,我自己的感受LP这一两年来第一非常关注现金流。当然对于我们来说,人民币基金是比较注重现金流的,但是有时要看一下短期的利益跟中长期利益的平衡,这个我们会跟LP去商量。第二,确实拿的钱里面,国资占比越来越高,这个过程当中的合规管理方面,对我们来说是一个正向的提升。投资在机构化过程中对自己的要求,包括信息化管理方面的提升,是一个好事。

总而言之,大家说投资是有年份的,有的时候年份好,有的时候年份不好。我们希望是一个好的品牌,有的时候好一点,有的时候差一点,差一点的还能有80分、90分,我们希望投资机构从长的时间段来说是有生命力的,是持续进步的。

何忆洲:从熠美投资的角度来讲,我们关注的更多是中小型偏早期的基金,原因是我们喜欢支持有经验、有专业能力、有行业基础的,同时也有行业投资能力的团队。

这些中小型基金能够更多聚焦核心目标,不是以管理费为主。他们的目标可能和我们更加一致。我相信对于我们的LP来讲,这个定位也是相对比较合适的。因为中早期的基金比较小,他们无法直接做尽调,这也是我们自己团队的一个价值体现,因为经常在市场里面要把脉很多的中小型团队,也是非常花时间的一件事。

唐劲草:最后,我个人建议,资本寒冬大家都不容易,只有抱团取暖,只有大家团结起来,才有可能会更好渡过,谢谢大家。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